除了子冶石瓢,瞿子冶與名家合作的這些茗壺,你見過幾把?

瞿應紹(1780-1849),字子冶,號月壺,晚號瞿甫,又署老冶、壺公冶父,室名“毓秀堂”,官至浙江玉環同知,清中期書畫家。

繼曼生之後,又一位與紫砂壺藝術密切結合的文人,他將書法繪畫與紫砂壺結合起來,創製了紫砂史上的名品“子冶壺”。

子冶石瓢是最為著名的子冶壺,除了子冶石瓢,瞿子冶還與紫砂名家合作過很多佳器,今天我們來看這些著名的傳器。

壺身通刻梅花,刀筆流暢,清新典雅,展現出了極強的書畫功底。其細節製作亦極為考究,鈕、把、流製作一絲不苟,極具把玩、觀賞之價值。

此壺比例協調,結構嚴謹,蓋內瓜子形“大亨”楷書印款。壺身一側刻銘:“棋酒有時著酌,琴書無事彈談。小堂三兄先生玩,子冶作。”

查“小堂”應為道光年間書畫家周丕烈,此壺應為瞿應紹,請大亨製壺贈與同道周丕烈之作。由此想見當時文人雅士詩酒流連、佳茗美器相贈的韻事。

▲壺公冶父款

此件汲直壺泥色赤褐,調桂花砂,寬口、短直流、直筒形壺身,垂耳把手平行於壺身,區別於傳統流線形,更顯簡潔。

壺身一麵鐫刻:“有酒學仙,無酒學佛。子冶。”

另一麵近底部刻竹,濃淡疏密,錯落有致,上部大麵留白,頗有意境。

子冶以畫竹名於世,其友徐渭仁有詩雲:“枝如作草,竿如篆,畫法原從書法通,若問壺公三昧訣,黃山穀與米南宮”。

壺以段泥製成,古樸典雅,壺身有子冶行書銘文“旦夕暢飲三杯,身心了無一事”,茶禪一味,耐人賞玩。

另一麵則許梿隸書仿漢磚文“千石公侯壽貴”, 後以木模壓製“許”、“槤”連珠印款,金石意十足。

▲茶熟香溫款

此壺泥色褐紫,質地細勻秀潤,色澤沉著古樸。壺體圓潤飽滿,腹部壯碩,圓蓋、塑太湖石形鈕,一彎流、三叉交柄提梁,弧線優美,曲度和諧,與圓潤的壺體自然交融。

壺體一麵刻楷書銘文:“石銚。曼生壺譜雲此壺東坡所造也,子鹹仿古。”刀筆間極富金石韻味。另一麵刻以虛竹,題銘“竹自以虛,子冶”。

▲茶熟香溫款

壺肩鐫刻:”煎雨前茶作詩中,畫清涼世界。子冶。”此器為商承祚先生舊藏。

商承祚(1902-1991),字錫永,號駑剛、蠖公、契齋,廣東番禺人,古文字學家、考古學家、金石篆刻家、書法家。

出身書香仕宦之家,早年從羅振玉選研甲骨文字。曾任中山大學教授,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。有《殷虛文字類編》、《商承祚篆隸冊》行世。

扁腹壺形,豐肩斂腹,渾厚飽滿,壺身通融,轉折銜接俱以圓弧為之,壺腹斂收至圈足。扁圓柱紐,耳形柄,短彎流,整體比例合度,挺拔有神。

壺蓋刻款:桐川郭中孚作圖,月壺臨惲跡。

壺身有海上畫家郭中孚以詩為畫題,作山水人物圖,瞿子冶鐵筆鐫之,並銘刻畫家惲壽平詩“江南遊倦落花天,海客披圖思渺然,春水綠堤煙霧裏,此中應係孝廉船”。

▲流下刻款

此壺以梅花樹樁為形,梅枝、花朵貼附於壺身,巧做裝飾,並作癭瘤、切麵等肌理,仿生形象,製工細膩,韻味極佳。

壺蓋內鈐印“順水”款,順水者,生平不詳,推測應為道光前後宜興地區紫砂藝人。

壺身一麵空白處,由子冶題刻詞句“吟詩午榴之莊,縱酒香山之社。”吟詩、縱酒,乃文人灑脫之樂事,刻於壺上,妙趣自成。

▲壺公冶父款

此壺為段泥製成,體量碩大,為唐雲大石齋藏品之一。唐雲曾說:“此壺麵大心寬,為人的心胸也當如此。”唐雲生前常用此壺來衝泡90vs即时比分,以解暑熱。

壺身銘刻:消寒圖裏,此葉踈踈。三友之一,三餘之餘。子冶。

壺身近正方形,直頸、方肩、方折把,方嘴三彎流,方形隆起台形蓋,四方形鈕。

底部略成四足式,折角內隱的壺足托起整壺,使壺淩空,打破方鬥的沉重感,又令整器透出靈秀之氣。

壺身一側陰刻梅花,幾根虯枝梢頭綻出朵朵梅花,或繁枝密蕊,或秀雅含羞,朵朵有神,卻各不相同。

另一側刻有詩文“蕊珠仙子舊高台,為厭繁華帶雪開,憐爾素衣能伴我,長隨照月入窗來,子冶篆刻”。

交流 / 谘詢

您可能還會對下麵的文章感興趣: